“严寒—2017”冬季实兵演习进入作战实施阶段

来源:军报记者-北部陆军作者:高巍、记者康子湛责任编辑:张森林
2017-11-28 08:30

军报记者-北部陆军讯(高巍、记者康子湛)丛林沟壑间,铁骑飞驰、炮火冲天;云深雾浓处,直升机巡航盘旋;红蓝铁甲战车,越壕沟、过泥坑,开足马力向预定地域快速冲击。11月25日,由北部战区陆军主导,第78集团军所属部队参演的“严寒-2017”冬季实兵演习进入作战实施阶段。

此次演习,红蓝双方指挥员需要针对不断变化的战场环境,快速研究敌情、判断情况、定下决心,而且加入陆航、特战等新质作战力量,指挥员综合运用所属力量随机筹划、临机指挥等能力得到全面检验。

一场场生死劫,一个个连环局,让硝烟四起的演兵场险象环生。第78集团军某合成营进攻与接敌行动展开,按照实战编组的炮兵营迅速占领阵地,率先发力。根据潜伏在敌前沿的情报侦察队传回的战场信息,迅速对“蓝军”防御前沿、通信枢纽、炮阵地进行火力摧毁。孰料,“蓝军”凭借一体化侦察系统锁定了“红军”阵地,红军2门火炮喷出“目标”被炸毁的烟幕。

据了解,空地对抗中被对方击中,所携带的发烟装置会喷出表示战损的烟雾,接收装置还会同步把战损信息发送到导演部评估平台,当场显示战损装备和人员的明细,人员和装备则按规定退出战斗。

兵者,诡道也。先于主攻分队,佯攻分队队长陈亚建指挥的佯攻分队携带大功率电台向“蓝军”防御要点开进,“蓝军”通过频谱分析,侦测到“红军”携带大功率设备的一股力量正在接近,判明可能为“红军”主攻分队,旋即调整兵力部署,并派出无人机抵近侦察,无人机传回的图像显示并非红军主力部队,而是一支运输车组成的佯攻分队。指挥员惊呼:“险些上当!”果断重新调整兵力部署。

8时30分,担任“红军”主攻分队的某合成营排除“蓝军”设置的雷场和铁丝网等重重障碍后,指挥装甲步兵和坦克兵协同向敌防御要点发起冲击。

“前方敌迫击炮阵地对我兵力持续杀伤,必须迅速对其进行打击!”连长周峰向合成营指挥所报告。“立即呼唤旅炮兵火力支援!”营长陈来民随即下发指令。“我方接敌距离较近,超出炮兵射击安全范围,应组织合成营火力连对其进行压制!”营火力参谋杨文梁建议。“以往进攻受阻,动辄请求炮火支援,如今竟忘记了自己已经手握长矛。”营长陈来民拍着脑门感慨,充分灵活运用手中兵力,才能不断提升新编制新体制下部队的战斗力。

前方交战正急,后方险情突发。随着指挥员指令下达,“红军”2架武装直升机呼啸而来,盯上了隐蔽的“蓝军”坦克。说时迟那时快,武装直升机发射的一枚枚导弹拖着尾焰如同“点穴”般直扑目标。

“蓝军”指挥员迅速调集防空火力,在“红军”武装直升机悬停发射导弹时进行射击,在密集的防空火力网面前,武装直升机只能迅速离开。战场另一端,“蓝军”特战队员则乘坐运输直升机在后方频频机降,对“红军”指挥所、通信枢纽、保障单元等进行袭扰破坏,使“红军”不断调整作战计划。

你有空中杀手,我有防空利剑;你能目及千里,我能空中遁迹。参演的防空、陆航力量运用激光模拟对抗系统和各型电磁干扰装备进行空地对抗,使双方对制空权的争夺走出“文书”,奔向“战场”。导演部人员介绍,以往组织实兵演习,参演部队大多将主要精力放在地面目标的攻击上,制空权大多根据双方作战文书的评判结果和导演部的导调而定。此次实兵实装组织空地对抗,为的就是让参演官兵抬起头打仗。

“找到了‘战场’的感觉!”11时20分,对抗结束。参演官兵闻到了浓浓火药味,指挥员更是经受了体系条件下的实战化大考,增强了合成意识,锤炼了应变能力。

(摄影:许地理、周小强、谢华)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