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部战区陆军某部百名“提干生”成长情况的追踪与思考

来源:军报记者-北部战区作者:记者刘建伟、通讯员姜嘉霖责任编辑:刘守金
2017-05-22 10:06

兵的初心,伴他们一路前行

对北部战区陆军某部百名“提干生”成长情况的追踪与思考

■记者 刘建伟、通讯员 姜嘉霖

这些天,“提干生”卢志新上研究生的故事,在北部战区陆军某部引发热议。

从卢志新的军旅轨迹中,我们看到了这样一种精彩:从学习中提升自己,将提升的能力运用到工作中,在工作中得到更大的平台继而进一步提升自己。这种良性循环,让卢志新不断蜕变、不断前进。

记者前不久对北部战区陆军某部近百名“提干生”成长情况进行了追踪调研发现,卢志新于他们更像是一面多棱镜,折射出了“提干生”们在坚守什么、在追求什么、在期盼什么。

“你没啥发展后劲了,咋还这么拼”

伴着穿透晨雾的号角,伴着连队官兵的整齐步伐,某旅坦克四连连长宋东光又一次跑在五公里队伍的最前面“带步子”……

一身泥土的他,似乎与当兵时并无二致,唯一能让人察觉的是爬到眼角的皱纹和竖在脖前磨旧了的“一杠三”军衔。

谁能想到,宋东光在基层已经干了17年!

和众多“提干生”一样,他也因学历较低、经历单一等问题,遇到了发展的瓶颈:当战士7年,等到他保送上军校两年后回部队当排长时,已经26岁了。和同年毕业的军校生、国防生比起来,他比别人整整大了三、四岁。

输在了起跑线后,在任职上也没占“便宜”。当排长3年,当连长又近6年,换别人可能早就待不住了,可宋东光干得特别欢。

“你没啥发展后劲了,咋还这么拼?”有人不理解。宋东光回答:我当兵就在四连,提干后又回到四连,对连队的感情特别深,干不好对不起老连队!

“这些年,很多人都说‘提干生’没有发展后劲,我们先不去管究竟有没有发展后劲,只问一点:我们要那么多后劲干什么?”颇有见地的宋东光曾专门做过一个统计:自己所在单位现任师、团职领导干部中,军校生占83.1%(含战士考学和地方青年考学),“提干生”占4.2%,国防生占12.7%。

抛开军校生原本基数就大的实际,国防生的发展后劲看起来比“提干生”好,可他们第一任职的成才率却远低于“提干生”。某旅旅长剑啸一针见血地指出:都说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可好士兵都能当将军吗?

从这些数据里可以发现两个问题,一是每个群体都有自己的成才率,不可能人人都成才;二是军队建设需要各个层次的人才,既需要统领千军万马的将帅,也需要敢打硬拼的连长、排长。

这句话说到了宋东光和众多“提干生”的心坎上——“提干生”最大的优势就是对部队感情深、扎实肯干、第一任职能力出色,虽然不少人到营、连一级就“到顶”了,可大家工作积极性比谁都高。

前不久,该旅组织优秀干部评选发现,受表彰的连队主官和排长中,“提干生”占了一半以上。

“不愿为自己抛光加亮,久而久之就会变得跟石头一样”

3年两立一等功!提起某旅连长李庆昆,在全旅乃至北部战区陆军都是一个传奇。

奖牌背后有啥故事?面对提问,李庆昆并没有大讲特讲如何在全军比武中夺得第一的故事,而是将一枚旅里颁发的“苏宁奖章”递到记者面前。

胸前已快挂不下奖牌的他,为何如此看重这一枚?原来,这枚奖牌是他负责旅里一项理论成果攻关和数项装备技术革新后,被单位授予的。

奖牌虽小,凝结的技术含量却不低。“它预示着我军旅人生转变的开始!”李庆昆说,“以往的奖牌,大都拼的是身体素质、体能技能和意志耐力;这枚奖牌代表的却是,身为‘提干生’的我,也有专业技术方面的斩获了。”

可见,“大功连长”李庆昆不想被人一直定义为仅能靠体能制胜的比武冠军。提干后,他始终注重学习充电,先后探索出信息化条件下指挥通信“五步法”等成果。

如今提起李庆昆,很多人都忘了他是提干“出身”。谈起这,李连长感慨地说,“出身”决定不了一生,要想有发展后劲,必须靠学习改变命运。

这一理念,如今已深入众多“提干生”的骨髓。某旅教导队副中队长樊帅,当兵期间就自学考取函授专科学历。被提干保送到陆军军官学院后,凭借专科文凭,他按规定申请攻读本科内容,经过刻苦学习一举拿到了本科学历。

毕业回部队,樊帅并没有停止学习。这几年,他不仅多次被评为“优秀‘四会’教练员标兵”,还参与编写全军维和训练大纲及教材,参与负责冬战冬训理论成果攻关,成为部队冬训指南。

该部“提干生”中,像李庆昆和樊帅一样,靠努力学习打破“提干生”桎梏的还有很多。

“提干生就像金子一样,起初熠熠发光,但随着时间的拉长,很多人不愿为自己抛光加亮,久而久之就会变得跟石头一样。”某旅坦克二营副营长刘永利对记者说:“一个人的成长成才,既要看客观,更要靠主观。我们‘提干生’只有主动学习、善于学习,才能跳出发展后劲不足的束缚!”

“我们追梦转身的同时,领导也许应该转变思维”

谁能想到,一个优秀的标兵连长,竟在正连的岗位上就打算转业!

“现在想起来,当时一个看似正确的决定,却是做错了。”收到转业报告时,某部领导不禁扼腕叹息。

原来,两年前,恰逢该单位赴某地执行任务。面对险重的任务,领导“点将”让最优秀的三连连长参加。此时,提干出身的三连连长正准备到院校学习,补齐学历的短板。

“自己学历低、基础薄,要是错过了这个深造的机会,可能就再也不会有了……”接到命令,三连连长尽管心里不是滋味,但他还是坚决服从命令,与战友一起高标准完成了任务。

果然,三连连长错过进修的黄金期,又赶上单位转隶换装的改革期,面对熟悉的营区、陌生的装备,他变得要专业没优势、要发展没后劲,很快便触及职业的“天花板”……

这一纸转业报告折射了什么?“多年来,我们总觉得‘提干生’没发展后劲,于是习惯了光使用、不培养,使他们学习成长的几率大大降低。”该部领导深刻反思:军校生、国防生发展后劲大,既有他们初级学历教育高的优势,是不是也有我们在同等条件下优先给他们学习机会的原因?

“在这个问题上,大家熟知的《中国好声音》节目给了我们很大启示。”北部战区陆军政治工作部一位领导感慨地说,“《中国好声音》一改过去面对面看的惯性做法,通过背对考生用耳朵听的方式,克服了过去看外表先入为主的问题,真正让那些有好声音的选手脱颖而出。”

一个转椅子的动作看似简单,但背后思维理念的转变何其困难。某特战旅“提干生”、营长徐忠海说出了众多“提干生”的心声:我们追梦转身的同时,领导也许应该转变思维,敢于为我们撕下“贫学”的标签,在选送入学、丰富经历、提拔任职等方面给予同等的机会。

给我一个舞台,还你一片精彩。踏访该部多个单位发现,不少领导干部的理念正在悄然发生着转变。

某旅高级工程师梁利就是一名“提干生”。今天的他,多次获得军队科技进步奖,被评为全军作战部队优秀人才。谈起这些成绩,梁利激动地说:“如果没有领导9次送我到院校、研究所、装备研发单位学习深造,就没有我的今天!”

梁利这句发自肺腑的话,让正准备论文答辩的卢志新踌躇满志。他在提干同学的微信群里发了一句话:兵之骄子,你的未来不是梦!同学们,努力吧!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