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校:当个勤练笔头的“键盘侠”

来源:北部战区陆军微信公众号作者:胡先成责任编辑:张森林
2016-10-21 11:08

一部《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电影,掀起了一股热论青春的风潮。人们赞美青春、珍爱青春,那是缘于青春是生命中风华正茂的多彩花季,是打牢人生根基的黄金时期。

“现在,青春是用来奋斗的;将来,青春是用来回忆的。”习主席对青春的深沉哲思,言犹在耳。历史和现实反复证明,奋斗塑造青春之美。青春是用来奔跑的,军旅的青春更是充满激情与奋斗。在军校版“致青春”的时刻,我为那3年“键盘侠”的日子骄傲!

——题记

有人跟贴说一早醒来就看到这篇文章,硬是懒在床上读不完不起床;也有人说晚上睡觉前看到这篇文章,读完发现陷入回忆之中,想着想着就失眠了……哈哈,种种调侃居然都跟睡觉有关!

一到南政上学,有句话就反复在耳边回响:“勤勤恳恳练笔头,扎扎实实打基础”。当时并不知道这句话的来历,但流传得很广,多年以后才知道此话出自中国军事新闻事业的主要奠基人、南政新闻系首任主任郑旷之口。

南政新闻系创建于上世纪80年代,建系之初只有军事新闻专业,并没有广电专业,系主任号召大家“练笔头”,说明了这位新闻系最早的掌舵人对实践的重视,这种重视实践的传统,被很好地延续了下来。

写作能力是“练”出来的,谁也不是天才,就是要重视“多练”。虽然平时也可以锻炼,但怎么也比不上有个好的平台。那时我特别渴望一个平台,一个把理论知识变成实际能力的舞台。但事与愿违,大一整整一年,我都在实习平台的大门外徘徊。

学院的实践平台和资源虽然不少,但分配到每个学员头上还是非常有限的,一般都会安排高年级的学员,相对而言,他们在专业方面更为成熟。同时,从管理的角度来说,队干部也不希望我们过早地接触这些平台,可能是担心我们产生骄傲自满的心理吧!

只要你足够执著,事情总会有峰回路转的时候。进入大二后,我们已经转隶到了12队。当时,队里有《我看军报》《双拥报》等实践平台,《双拥报》是与南京市双拥办合作承办的一份报纸。尽管都是实践平台,相比而言,大家更愿意投身《双拥报》。因为《双拥报》的小记者既能练笔头,又能利用这个机会外出,这对于自由受到限制的学员来说,绝对是一种巨大的诱惑。

队里经过一番研究,决定让我和老谭负责《我看军报》评报工作。在大家看来,利用《我看军报》平台评报,是一件不折不扣的苦逼差事,而对于我来说,却难隐心中的兴奋。

这是我上学期间所接触的第一个实践平台。参考上届的人员组成,《我看军报》下设6个小组长,这些都是全队文字能力和分析问题能力较强的学员,他们是:林凯、林琳、张敏、林晓文、陈国军、吕孟津,大家轮流撰写评报稿,负责收集稿件。我和老谭担任执行编辑,用现在的牛逼话讲叫“掌门人”,或者叫“CEO”,哈哈,是不是有点高大上的感觉?

别看《我看军报》不起眼,却有着悠久的历史和显赫的身世,它早在1997年就成立了,以刊物的形式向军报反馈信息,开启了全军创办评报专刊的先河。而且,评报组连续8年被《解放军报》评为“先进评报组”,许多评报员后来成长为记者、作家。

我们接手后,感到唯一的压力是能不能被评为“先进评报组”。实现这个目标,一方面,要争取尽可能多地在军报读者天地版和《通联情况》多刊发稿件;另一方面,还要多与军报通联部汇报沟通,掌握信息。安春红是我们的师兄,也是上届《我看军报》的负责人,有什么问题我们都去找他请教,他都不厌其烦、悉心指点。

写评报稿其实是个特别劳心费神的事,先得从报纸上挑选出特色稿件,然后开始动笔写。新闻最大特点是“不一样”,评报也要求出新,我们在表现形式、结构方式、谋篇布局、思想理念等方面非常重视创新,力争每一期的评报稿件都不重复,为此,从立意构思、布局谋篇到遣词造句,有时候真是冥思苦思搜肠刮肚,经过几番折腾才得以成章。

一开始,大家的积极性普遍不高,每次交稿都要在反复催促下才能勉强完成。后来我们想了个办法,文字基础弱一点的同学,就先帮其确定评论对象,列好提纲,成稿之后再帮助修改。张敏同学以《情趣边海防 理韵系风骚》为题,评论了2004年12月10日的今日边海防专版,以情、趣、理、韵四大特色切入,在2005年《通联情况》第1期刊发。评报稿见报,那是我们最为激动的时刻!许多同学品尝到成功的喜悦后,写稿的热情进一步高涨,并形成了良好的辐射带动效应。

以前练笔用手写,如今必须靠鼠标键盘。记得队里只有3台电脑,而且有许多事务要处理,用电脑需要排队,很不方便。更要命的是,有的电脑还经常“罢工”,估计是中病毒了。有时一篇稿件快写完,可不知是无意触动了哪个键,绞尽脑汁写的稿子说没就没了,真恨不得把这个破电脑给砸了!

于是我就特别想买一台电脑,可是价格都不菲,一台电脑将近1万元,对于每月领津贴的我们来说无异于天文数字。好在老谭利用积蓄买了个二手电脑,还是IBM的,好像是486的处理器,尽管比较慢,但用来处理文档完全够用,我们又可以在键盘上尽情地游走了!

2005年年底,系里迎来建系历史上的一件大喜事:成功申请博士学位点,这是个了不起的成绩,要知道,全国只有8家新闻院系获此资格,这不仅填补了学院学科建设的一项空白,也填补了军队新闻学高层次人才培养的空白!

系里决定用《新闻实习报》的形式,将全系近年的成果集中反映一下。当时系主任是顾黎,他让我写成功申博的稿件。系主任点名让一个学员撰写稿件,这样的机会不是谁都有的!

受领任务后,我感到压力山大,利用课余时间查找资料,就连上课时也在想怎么构思。夜以继日之后,标题为《拼“博”》的初稿终于写完,3个小标题分别是“首战即决战”“全系总动员”“决战求决胜”。写好之后呈给顾主任看,他看了之后很满意,狠狠地表扬了我。然后他又亲自修改,并作为《新闻实习报》头版头条稿件刊发。

令我感到万分意外的是,后来顾主任专门让人通知我领取了200元稿费,说是初稿写得不错,值得鼓励。我全把这次写稿当作锻炼的难得机会,没有想收获任何报酬,把我感动得真不知说什么好!

每年学院都要举行校园运动会,那既是一次体育的竞技场,也是一次办报实习的练兵场。有运动天赋的同学在运动场挥洒汗水,而我们则通过《校运快报》一展身手。

这张小报,只有在学院举行运动会的时候才出版,所谓快报,体现的就是一个“快”字,当天的赛事,当天的报纸就印出来了。这主要利益于平时的历练,大家对采写编排摄等各个环节都不陌生,再加上组织严密、分工明确,办好这张报纸不在话下。

按照任务分工,我和晓文负责第三版的深度报道。这个版的稿件可以提前组织,我们决定写一个全景式回眸,再约请比较资深的教员撰写回忆文章。说干就干,我以开幕式、纪录、规模、设施、组织为关键词,写了一篇对前17届运动会进行了扫描,标题为“辉煌壮美 催人奋进”。后来,我和晓文又找了理论一系的汪维钧副教授和基础部的李鸿彬教员进行采访,然后将采访内容整理成文。他们讲的都很精彩,而且逻辑性强,将他所讲的话稍加整理,就是一篇好文章。

这张报纸,受到系领导和教员的普遍好评,曾嘉教员还拿这张报纸作为范本在课堂上讲解,当时我内心还有点小得意。美中不足的是,我将《校运年年开每届都不同》中的“校运”印成了“校会”,因校对时不仔细,出现了一个错别字,特别是竟然出现在标题上,成为永远的遗憾!

大三那年,负责编辑《南京政院报》那些骨干纷纷毕业。不知是由于谁的推荐,负责院报的严满伟干事将我招至麾下。在南政上学期间,对我锻炼最大的平台是《南京政院报》,这也是我在军校的最后一块阵地。

严干事对我非常信任,有什么任务都交给我,让我大胆策划,大胆去做。到院报受领的第一项任务,就是去采访胡滨教员。她是学校一位普通的女教员,同时身患甲状腺腺瘤、宫颈癌、乳腺癌前病变、脑垂体微腺瘤4种疾病,但她笑对人生,用军人特有的坚强与死神展开了搏斗。2年里,4种重症,3次大手术,完成的课时量与生病前一样,科研成果与生病前一样。

这种“宁可生命透支、不让使命欠账”精神,令我十分感动,有了之前的积累,欢快的键盘下,长篇通讯《让生命的每一天充满阳光》很快出炉,并作为院报头版头条发表。后来,这位身高1.60米、体重不足45公斤的平凡女教员的事迹被推向全军全国,感动亿万读者。

记得当时还专门约请理论一系仲彬副教授写了一篇,他爽快地答应了,并按时将撰写的《寒假里“需要”什么?》交给我们,那是用钢笔一笔一划写出来的,看得出仲教授对学员的请求非常认真,这篇文章的底稿我保存至今。

到了院报实习,我才真是感觉鱼儿到了水里,真是海阔天空,尽情畅游。一开始,我跟10队的姜玮合作,组织了策划《考研:梦想与拼搏的交响》,受到广泛好评。后来又陆续组织了策划《寒假:温馨充实的缤纷旅程》,找教员、机关干部、学员,包括食堂工作人员等不同类型的人员撰写,如果对方没有时间精力,就让他们口述,我们再整理的方式。

不少稿件在院报发表后,我们再修改修改投给军报,《聚焦军校“考研热”》《过一个充实而有意义的寒假》都相继被刊发。无论是在中央级媒体,还是在系里办的小报小刊,每发表一篇文章,我都做成见报剪贴本,小心翼翼地收藏着,它见证着我的汗水和成绩,见证着我练“笔头”的青春岁月。

青春如同奔流的江河,一去不回来不及道别。翻着那刻录岁月的合订本,往事像放电影一样一幕幕重现,那段键盘声声鼠、标闪烁的岁月恍若隔世,一篇文章就是一段难忘的情怀,就是一首动人的歌曲,甜蜜中透着无限的怀想……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