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大国士兵的蓝盔情怀

来源:军报记者-北部战区作者:记者杨祖荣、刘建伟、特约记者邵敏责任编辑:刘守金
2016-06-16 09:26

一名大国士兵的蓝盔情怀

——追记中国赴马里维和部队牺牲战士申亮亮

■记者 杨祖荣、刘建伟 特约记者 邵敏

上图:申亮亮生前在马里首都巴马科机场留影。作者提供

【烈士小传】申亮亮,生前系第16集团军某工兵团上士。2005年12月从河南省温县入伍,今年5月18日赴马里执行第四批维和任务。当地时间5月31日20时51分许,他在担负营区2号哨位警戒执勤任务时,为阻止携带炸弹的恐袭汽车强行闯卡壮烈牺牲。

河南省焦作市——吉林省吉林市——西非马里,这是申亮亮的3个人生路标。

从豫北乡村到异国他乡,出征的路,他走了11年——

一路荆棘,一路梦想,见证一名大国士兵的雄心。优秀士兵、营车场站长、蓝盔勇士,他坚定信念、砥砺前行,不断刷新军旅人生高度,直至血染维和战场,用生命践行《联合国宪章》精神,用英魂映照人类和平之苍穹。

从马里到故里,回家的路,只用了短短的11天——

一路哀伤,一路荣光,见证一名大国士兵的葬礼。马里首都,联马团降半旗,为英雄致哀;端午节,长春龙嘉机场,隆重仪式迎接灵柩回国;温县,英魂安葬,10万群众自发送行、泪湿双眼。

“裹尸马革英雄事,纵死终令汗竹香。”维和国际大舞台上,申亮亮展现了“四有”新一代革命军人的时代风采,用热血捍卫了中国军人的荣誉,也为中国担当增添了一个新的鲜活注脚。

■国与家——

三次递交维和申请书,彰显一名大国士兵的和平梦想;“等维和回来就结婚”,他给父母留下一个已无法兑现的承诺

从豫北乡村应征入伍,服役于某工兵团,申亮亮的梦想很朴实:在部队有出息。在战友和领导眼中,他实实在在地做到了。

“亮亮入伍第二年就入党了,是全团一专多能型骨干,入选过集团军‘百名专业技术能手’人才库。”某工兵团政委王兴海说,2013年亮亮受命担任二营车场站长后,把全营几十台机械装备管理得井井有条。

光是全营“技术大拿”,申亮亮还觉得不够,他早把视野投向国门之外。他所在的工兵团维和文化浓郁,人人都以能参加维和任务为荣。在二营,申亮亮最崇拜的就是四级军士长唐立彬。“唐班长两次参加维和任务,珍藏有两枚联合国和平勋章,这让亮亮羡慕不已。”申亮亮生前战友申雪峰告诉记者。

2013年6月,团队奉命首次抽组官兵赴马里维和,申亮亮踊跃请战未果;第二年,他又主动请缨,在因身体原因改为“替补队员”的情况下,仍坚持参加两个多月的封闭集训;今年初,他第三次申请,终于如愿。申亮亮明年服役期满,这或许是他最后一次机会。

今年春节,申亮亮回家探亲。在父亲申天国印象中,这是儿子从军11年第一次回家过年。更令老人欣慰的是,这次亮亮终于把女朋友带回了老家。“大龄青年”申亮亮的婚事,曾让父母操碎了心。

母亲杨秋花一再催问啥时结婚,申亮亮这才提起去马里维和的事,并向家人许诺:“等维和回来后就结婚,到时我们再好好孝敬二老。”

“我们有些担心,问他去国外是不是有危险,他报喜不报忧,说很安全,之前几批不都一个不少地回来了吗?”申天国唏嘘感叹,眼眶湿润了。

自古忠孝难两全。为了弥补心中对老人的愧疚,这次休假期间,他给父母在县城按揭买了套“养老房”。5月中旬,奔赴马里前,他把工资卡转交给战友申雪峰,叮嘱他:“若我父母需要钱,帮我赶紧打过去!”

在加奥营区安顿好后,申亮亮马上跟家里视频通话宽慰家人:“爸妈,我给你们看看我生活的地方,这是我的床铺,住得很舒服。我们吃得也好,国家对我们方方面面都很照顾,你们在家就放心吧!”

“不见征戎儿,岂知关山苦。”申亮亮的父母并不知道,在遥远的马里维和任务区,那里不仅自然条件极度恶劣,而且战火纷飞,是名副其实的危险地带。

■生与死——

生死考验面前,他诠释了军人的血性担当,用生命为分队官兵争取了宝贵的准备时间

“受命之日,则忘其家;临阵之时,则忘其亲;击鼓之时,则忘其身。”敢于直面死亡,这是军人的必修课。

5月19日,当申亮亮和战友踏上加奥这片土地时,他们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热”,不仅是近50摄氏度的自然高温,还有战场的滚烫热度——弹痕累累的航站楼,路上随处可见的武装人员,无不折射着这里局势之紧张。

此前,不到3年时间里,已有70余名联合国维和军人在马里遇袭身亡,伤亡人数和事件强度位列联合国全球各维和任务区之首。就在申亮亮他们抵达后,马里又接连发生几起维和部队遭袭事件,10余人死亡。

有国内战友看到恐袭新闻后,发微信叫他小心;姐姐申海霞在微信留言,提醒他一定注意安全。面对亲人、战友的关切,申亮亮呵呵一笑:“我心里有数。”并特别嘱咐姐姐,“别给咱妈说,听到没?”

“其实,他心里清楚,军人就得时刻准备牺牲。”我第四批赴马里维和工兵分队政委张宝磊说,2010年7月,吉林市第二松花江发生百年不遇特大洪水,申亮亮随连队执行抢险救灾任务,曾亲眼目睹了老营长关喜志舍身救人的壮举,内心深受震撼。自那后,关喜志就成为他的精神榜样。

在加奥的短暂日子里,恐袭威胁并未让申亮亮有丝毫畏惧。倒是营区附近那些衣不蔽体、在垃圾堆里翻捡东西吃的马里儿童,触动了他的心灵。他切实感受到了沉甸甸的维和使命。马里是法语区,他把微信名字改成“Nations Unies”,法语意为“联合国”,把朋友圈签名改为“勇敢,勇敢”。

5月31日,申亮亮到达加奥的第12天。19时30分,申亮亮和往常一样,准时走上工兵分队2号哨位,他的当班搭档是曾参加过首批赴马里维和任务的上士司崇昶。这几天,分队领导多次提醒大家执勤时要加强戒备。

2号哨位扼守营区大门,位置重要。哨位前方是一条土路,名叫N8公路。20时50分许,申亮亮注意到一辆皮卡车先沿N8公路开进,行驶至我外围警戒线边沿时,突然加速转向,高速冲击外围破胎器、铁丝网等防卫设施。

有情况!申亮亮第一时间向作战值班室预警,和战友司崇昶依法向不明车辆开枪射击,阻止其闯入营区。在离哨位10几米远处,恐袭车辆撞上防护墙翻倒在地,着火燃烧,随后发生了威力相当于500至600公斤TNT当量的大爆炸。

那一瞬间,英雄殒落,申亮亮壮烈牺牲,司崇昶重伤。“生死考验面前,亮亮诠释了军人的血性担当。”我第四批赴马里维和工兵分队队长董荣强说,亮亮用生命为分队官兵争取了宝贵的准备时间,假若恐袭车辆再前进几米,后果不堪设想。

■情与义——

趴在儿子曾睡过的床铺上,母亲禁不住失声痛哭,战士们安慰说:妈妈别哭,我们都是您的儿子

申亮亮牺牲后,和他邻村、同年入伍的战友申雪峰经常想起他俩的约定:无论谁休假探亲回家,都要去对方家里看望父母。

去年5月份,申亮亮回家探亲。到家第二天,他就专程来到申雪峰家,正巧碰到申雪峰父亲生病,他二话没说,背着战友的父亲就往医院赶,挂号、住院、看护,他跑前跑后不说,还帮助垫付了医药费。

申亮亮有情有义,乐于助人,会照顾人,这是战友们对他的共同印象。我第四批赴马里维和工兵分队战士郝长青对此有着刻骨铭心的记忆。就在亮亮牺牲前两个小时,郝长青执行完装甲车警戒任务回来,身体不舒服就没去吃晚饭。没想到这个细节被同一宿舍的申亮亮注意到了。

“一天这么累,不吃饭可不行。”申亮亮泡了一桶方便面,让郝长青吃。如今,每次想起这幕情景,郝长青就泪流不止。他怎么也没想到,那天上岗后,申班长就再也没有回来……

“亮亮把我们当亲弟弟看……”下士乔治回忆说,每逢车辆大修,他都早早起床,先检查车况,确保没问题后再交给驾驶员。最难受的是冬天,零下30多摄氏度,油箱冻得不供油,发动机打不着火。申亮亮特意买了一个喷油灯,躺在车子下面“烤”油箱。看到这活儿又累又冷,乔治每次都想替下他,可申亮亮从来不答应,他总说:“你还年轻,别冻出毛病来!”

因为真情,战友们的心熔铸在一起。获悉噩耗,10多名退伍战友从五湖四海来到部队,送亮亮最后一程。追悼会上,亮亮的新兵班长杨宗春从湖南老家赶来了,连队战友王磊从湖北老家赶来了……看到这一幕,申亮亮的父母流着泪说:“有这么多好兄弟在牵挂,亮亮不孤单!”

6月11日,离开部队前,申亮亮父母冒雨来到他生前所在连队。趴在儿子曾睡过的床铺上,闻闻儿子留下的气息,母亲禁不住失声痛哭。战士们拉着老人的手说:妈妈别哭,我们都是您的儿子!

临别时,全营官兵列队两旁,向英雄父母庄严敬礼,高声喊道:爸爸妈妈,常回家看看!

雨还在下,悲壮与感动交织,一起涌上心头……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