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岛冬天盛开的花

“你永远是我的耐冬花”

来源:军报记者-北部陆军作者:李森、黄良良、记者牛辉责任编辑:袁帅军
2016-05-20 09:07
钱包里总是放着一张合影,这张照片是他心中的“宝”

军报记者-北部陆军(李森黄良良记者牛辉)黄海深处有一个名叫“长门岩”的小岛,面积仅0.16平方公里,属于无淡水、无耕地、无居民、无航班的“四无岛”。岛上生长着495棵有着百年树龄的野生山茶花。此树四季常青、春冬开花,被称为“耐冬树”。

在枝繁叶茂的树丛间,一块块醒目的标牌格外引人注意。“我们给每一株耐冬树都编挂了号牌,每一名长年驻守海岛的老兵,都有一颗以他的名字命名的耐冬树,这是我们的‘至高荣誉’。”一位老兵告诉记者。

花开有声,你信吗?到长门岩,看到一簇簇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听战士们讲耐冬传说,回忆一代代守岛人的爱情故事,记者不由得信了。

走到一棵根粗叶茂的老树前,摘下一块牌子,一位驻守海岛有10年之久的海岛兵王陈兴军走进了记者的视野,伴着淡淡的花香,我们走进了他内心的爱情世界……

(一)

第一次给田苓通电话,陈兴军的内心是紧张的,不,准确地说应该是焦虑的,手哆哆嗦嗦地拨出在心里默念了无数次的电话号码。田苓,多么动听的名字。虽然已经短信联系了一个多月,但这个在训练场上风风火火的山东汉子,在爱情可能要降临到自己身上时,心里却犯起了嘀咕。

能不嘀咕么,谈恋爱又不像操枪弄炮,磕一下碰一下都没啥,听媒人说对方可是身材高挑的大姑娘,那不像手里的“家伙”那么好“驾驭”。用现在的话说,要会“怂”——从心,可心这个东西,看不见摸不着的,这可难为坏了长年见不到“外人”的陈兴军。

都说士官的爱情路,易开花,难结果,崎岖难行,但对陈兴军来说,他连“崎岖”的机会都没有,16岁就来到了部队,刚来部队就被分配到了这个面积只有0.16平方公里的小岛上,别说姑娘了,就连不穿军装的老百姓平时都见不到。眼看到了被家里人“催婚”的年纪,可这几乎为零的“战斗经验”,让陈兴军还没上场便在心里败下阵来。

(二)

反观田苓这边,就大方多了,在品牌服装店工作的她,说不上见多识广,但形形色色的人也遇到过不少。可世间的东西就是这么奇怪,比陈兴军还要年长1岁的她,这么多年竟也没遇到过一个心怡的对象,这位来自鲁南的漂亮姑娘,就这么坚守着对爱情最初的幻想。

“我就要找个当兵的!”,这个念头在田苓心里根深蒂固。可跟陈兴军联系也有段时间了,没了最初的新奇,两人就这么不咸不淡地聊着。“再见不到面,可能就要跟以前一样无疾而终了吧。”田苓心里想着。

想来是上天垂怜,2011年3月,陈兴军得到了一个下岛参加比武的机会,一个周末,两人相约,第一次正式见面。那一刻陈兴军的心中是最激动的,同时也有些许忐忑,她那么漂亮,水嫩的皮肤透着红,她会看上自己吗?

“我,我在岛上……”原本性格爽朗的陈兴军脸涨得通红,半天竟然憋出来这么一句话。没想到就是这句话却惹得田苓“噗嗤”一乐,谁都不知道她为何发笑,可不就说笑是高级灵长类动物特有的呢!田苓的这一声笑,就像一把神奇的钥匙,彻底打开了陈兴军的话匣子,他把在岛上当兵6年多来的苦乐辛酸都说给田苓听,恨不得把整颗心都掏出来。

正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初获美人芳心的陈兴军在那次比武中格外卖力,一番较量下来,他取得高炮专业比武第一的好成绩。当比武结束的陈兴军准备回到海岛连队的时候,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田苓一直在码头等着他,一见面就第一次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田苓说:“我看上的不是这身军装,而是军装下面的这个人,见不了面没关系,只要心里有就行。”

(三)

虽说都在同一个城市,但相隔的那片海,让两个人的距离感觉那么近,实际上却又是那么远。“每次打电话我都舍不得挂,因为想多和他聊会,也想多听听他的声音。”回想起当时的情形,田苓眼里不禁泛起了泪花。可自从成为准军嫂的那天起,她就知道,想做好军人身后的那个人,就需要比别人付出更多的辛劳与情感。就连想打个电话,也要避开陈兴军训练的时间,还要祈祷海上断断续续的手机信号能给点力。

很多认识田苓的人都劝她,士官又不是军官,收入不高,陈兴军的家在农村,条件不好,父亲因意外早逝,既没房子也没车子,嫁给他肯定要吃很多苦头。但这些丝毫没有动摇田苓嫁给陈兴军的信念。2013年4月,在经历2年多的爱情长跑后,两人携手步入婚姻的殿堂。

婚后的田苓辞去了工作,回到陈兴军的老家济宁,担负起了照顾家庭的责任,从没干过农活的她,在照顾体弱的婆婆的同时,竟然也学会了耕种、灌溉、施肥、收割这些重体力活。一双原本光滑细嫩的纤手变得干裂粗糙,一张白皙红润的小脸也变得黯淡无光……说起这些,陈兴军总是抑制不住满含酸楚的热泪。

当年底,陈兴军面临士官改选,作为海岛连队为数不多的业务骨干,连队主官动员他继续留队,可面对艰难的家庭状况,陈兴军想的却是早点退伍回家照顾一家老小。

为了打消陈兴军退伍的念头,田苓那段时间可没少打电话,经常一通电话就是几个小时,她说:“有我在家,你放心,你在部队,我安心!”最终陈兴军选择了继续服役,晋升为上士军衔。年底,他所带的班还被评为“先进班”,他也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

“妻子的鼓励和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每次在我最困难、最难受的时候,有她在我就浑身充满力量。”爱情的力量是无限的,现如今陈兴军这三个字早已名扬齐鲁海疆,他既是团里知名的全能炮手,又是精通多种武器装备的修理大拿,曾代表省军区、警备区在上级多次比武考核中跻身前“三甲”。

 (四)

陈兴军驻守的小岛不光面积小,它还远离大陆,不通民船,只有半个月一次的登陆艇担负运送给养任务,即使是天气晴好没有风浪,登陆艇也要四五个小时才能到达,海上天气说变就变,一旦遇上大风大浪中途返航也不是件稀奇的事。

可即使如此,那个普通的海岛,却因为爱人的存在而让她一直魂牵梦绕:青山绿水,海天一色,鸟儿啁啾,花香沁人,简直如世外桃源一般。然而现实却往往不是那么的美好,2014年春节,田苓第一次,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次跟艇上岛。第1次出海,登陆艇因天气原因中途返航,留下码头上焦急等待的陈兴军,和田苓委屈的泪水。第2次因风大仍未能如愿,第3次终于如愿上岛,可田苓却因为晕船和凌冽的寒风,足足在床上躺了两天。

看着妻子虚弱蜡黄的脸,陈壮军心里有一万个难以言语的难受。可他就只能坐在床前,静静地看着他这个最爱的人,等待着田苓早日康复。

而这一等就是3天,3天后陈壮军终于看到了那个精神活泼的田苓。

一个风急浪高的午后,两人携手在岛上散步,有几棵早开的耐冬花在寒风中绽放,他们不约而同地在耐冬花前驻足,田苓问“这是什么花,怎么在这么冷的天开放?”“这是我们海岛连队的精神象征——耐冬花。”陈兴军回答着,随手摘下一朵放在了田苓的手上,“你永远是我的耐冬花。”此时的田苓,看着眼前这个黝黑的汉子,已是满眼的泪水。

一位诗人曾说:“战士自有战士的爱情,忠贞不渝,新美如画。”2014年9月,陈兴军和田苓的爱情结出了晶莹的果实,他们的女儿米亚顺利出世,然而为了那份坚守,田苓还在继续;为了那份承诺,陈兴军依然在前行。一个普通士官的爱情故事仍然在演绎,没有鲜花,没有掌声,但这正是属于军人的爱情诗行。

雪里开花到春晓,笑迎枯草吐新绿。耐冬花,不就是守岛官兵与军嫂们爱情的真实写照吗!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