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这一次,自己再面临岗位调整——

我的回答依然是:听组织的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张志武 记者牛辉编辑:张木木
2016-03-01 11:11

假如这一次,自己再面临岗位调整——

我的回答依然是:听组织的

【场景再现】改革,是检验忠诚的试金石、是衡量党性的硬标尺。面对改革这场大考,是坚决拥护、挺身向前,还是思想游移、观望徘徊,这是当代军人必须直面的现实课题。1月下旬,陆军第40集团军某团政委张志武结合自身经历给全团官兵上了一堂别开生面的教育课。

【课堂连线】前几天,无意中听到几名同志议论:军队改革已经拉开帷幕,大家是有盼头也有担忧,既期盼军队能够脱胎换骨,战斗力更上一层楼,又忧虑万一自己成了那“三十万分之一”,下一步该何去何从。

有人也许想问我是怎么看的。老实说,我对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充满期待。因为,对于一名有着25年军龄的老兵而言,这一幕曾两次出现在我的军旅人生当中。

1997年,党的十五大报告宣布,在八十年代裁减军队员额一百万的基础上,我国将在今后3年内再裁减军队员额五十万。没过多久,就有传言说,我的老部队在裁撤之列。那时,我刚从军校毕业当上排长,正是对火热军营、对前途事业充满激情和希冀的时候,这个消息就像瓢冷水浇在了我的那颗炙热的心上。想到自己可能要脱下这身军装,工作干劲不那么足了,状态就像现在个别同志那样,徘徊、观望,心里充满了不舍、不甘,也热衷于到处打听、议论裁改动向。

那段时间我发现,营队一名任职时间较长的连长却很“淡定”,每天早晨5点,他都会准时起床长跑。当时我心里很纳闷:传言说任职时间越长的干部被裁减的几率越大,他怎么还劲头不减?带着疑问,我向他请教。他的回答,我至今记得:“裁不裁我不知道,那是组织的决定。我只知道,干部松劲没个样子就肯定带不好兵、带不好队伍。连队建设没抓好,这个责任我承担不起!”

这话一下就点醒了我,如果由于自己的纠结懈怠,对连队建设造成了损失,这是极不负责的行为。悔悟之后,我又找回了以前的满弓状态,重新投入了工作。

到了1999年,经过组织的考核选拔,我被调整到副指导员岗位。那时候,部队编制调整正在持续进行,全旅有不少干部被调整至驻地更偏远的部队任职,但大家都没有怨言。当时我就在想,自己从农村来到部队当兵再考学提干,这次又被提拔使用,离不开组织的培养,做人要懂得感恩。担任副指导员后,我一心努力提升能力素质,狠抓连队建设。当年10月,我就因表现突出提拔为指导员。

现在,我们很多同志,担心改革后被调整到不如意的岗位,工作没奔头;或者改革后奔赴新单位,过往的奋斗被埋没;又或者担忧工作地改变,对家庭生活带来难题……通过自己的经历,我觉得,改革落到个人,难免需要用岗位的调整换来军队的转型,这需要我们牢记身份,坚守党性,摒弃任性。

2003年,我经历了第二次历史性改革:党中央宣布二○○五年前再裁减军队员额二十万。这一次,我的老部队某集团军被裁撤。怀着不舍和失落,我被调整至新的单位。

来到新单位,面对新领导、新岗位、新环境,重头迈步让我觉得很艰难,心情也变得很焦虑。为了尽快适应,我在仔细分析对比原单位和新单位工作方法的优缺点后,将原单位业务工作的好做法梳理归拢,形成材料汇报给了上级,受到了上级领导好评并推广,周围的新战友也对我刮目相看。就这样,我顺利踢开了新岗位的头三脚。

对我们而言,稳定心神练兵备战,尽好当兵习武的职责,这就是对改革大局最现实的支持和参与。

假如这一次,自己再面临岗位调整,我的回答依然是:听组织的!

(周鑫、林少聪、本报特约记者 姜玉坤整理)

轻触,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