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性基因永远不能丢

来源:中国军网-军报记者 作者:陈露 刘士伟 编辑:张森林 发布时间:2015-10-09 16:20

军报记者济南分社(陈露 刘士伟)凡有血性,皆有争心;勇士,血气之勇。习主席深刻指出,和平时期,决不能把兵带娇气了,威武之师还得威武,军人还得要有血性。传承血性基因,强化战斗精神,培育血性军人,锻造血性军队是习主席着眼于强军兴军伟大实践提出的号召,更是战斗力建设的重要内容,也是锻造能打胜仗部队的基础工作和永恒课题,全军官兵应深刻理解“血性”的时代内涵,在培育军人血性上下功夫,锻造无坚不摧的血性之剑,为有效履行职责使命提供强大的精神动力。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

有血性就要有“不忘国耻”的民族气节,“居安思危”的忧国情怀,“舍我其谁”的使命担当。

9月3日,我们在天安门广场举行了盛大的阅兵仪式,共同纪念抗日战争暨世界人民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当然,这不仅仅是一场胜利的纪念,更是对历史的叩问,对英雄的怀念和对民族的呼唤,国家生死存亡之际,血性军人便是我们国家最坚固的钢铁长城。

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忽略英雄就等同于灭亡。天下虽安,忘战必危,这都是血淋淋的历史教训。如今和平年代,缺少了刀光剑影的拼杀,缺少了枪炮呼啸的轰鸣,缺少了战马嘶鸣的紧迫, “刀枪入库,马放南山”的消极倦怠思想已在军营逐渐浮出水面,当“和平兵”、“舒服兵”的思想浓烈,当兵打仗,带兵打仗的意识淡化,更可悲的是连最起码的军人角色都被逐渐淡化。

然而,帝国主义的炮声虽已远去,战争的硝烟却时刻在我们的身边弥漫,国家的安全形势依然严峻。作为军人,我们的使命就是准备打仗和打仗,此时的我们更应保持强烈的战备意识和忧患意识,保持严阵以待,枕戈待旦的战斗姿态,像猎人一样“哪怕睡觉也要睁只眼。”正如李云龙经常教育他的兵:“平时要把自己当做一只随时待命,时时觅食的狼,时刻准备着吃鬼子的肉,喝鬼子的血。”只有这样,才能锤炼出一支狭路遇敌敢亮剑,剑锋所指,所限披靡的血性军队。

一代军人有一代军人的使命,一代军人有一代军人的担当,一代军人更要有一代军人的样子。只有平时敢于担当,战时才敢于亮剑。我们当前官兵更要立足本职,严阵以待,苦练本领,时刻准备战斗,这便是军人血性新的时代内涵。第二炮兵某基地原司令员杨业功,立足本职,兢兢业业,他用尺子丈量自己的工作,用读秒计算自己的生命,为铸就长缨锐旅,锻造导弹雄师鞠躬尽瘁,竖起了中国军人一面不倒的旗帜!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有血性就要有“首战用我”的战斗豪情, “有我无敌”的战斗精神,“誓死向前”的虎狼之气。

有人说现代战争形态早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刺刀见红的战斗模式渐行渐远,在“技术控”的时代,血性基因即将被“技术基因”所取代。这种说法是完全没有理论支撑的,“科技因素”永远无法取代“精神因素”在战争中的作用,任何时候,敢于亮剑,勇于牺牲的铁血精神都不过时;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战斗精神决不能丢。

晚清时期的北洋水师号称“亚洲第一”、“世界八强”,可训练时不舍得吃苦,只会“打死靶”,自己作秀自己喝彩。海战中官兵贪生怕死,不敢直面强敌,在战争呈胶着状态时,方伯谦、吴敬荣带舰临阵脱逃,慌乱中又撞坏了己方一舰,最终北洋水师一败涂地,留下了千古骂名;相反,朝鲜战场上的长津湖战役中,志愿军官兵面对美军先进的武器装备,靠着军人的血性,在衣着单薄的情况下克服了零下40多度的极寒环境,血战十几个昼夜,击败了经历过太平洋血战的美国机械化部队1.8万人,打出了中国军人的血性军威……由此可见,血性基因对于一支军队的重要意义,有了它,我们的将士才能在战争爆发时,一往无前,浴血奋战,成为压不倒,打不垮的强大力量;丢了它,我们的军队只会一触即溃,有再好的武器装备也于事无补。

新时代,传承血性基因,我们必须继承革命先辈用热血和生命铸就的“两不怕”精神,必须发扬革命英雄主义的苦乐观和生死观,要铸就官兵压倒一切敌人而决不被任何敌人所压倒的钢铁意志和征服一切困难而决不被任何困难所征服的铮铮铁骨。只有这样,我们的军队才能在国家和人民遭受灾难时,拥有敢于亮剑的豪气、不畏强敌的勇气、笑傲死神的胆气,成为气吞万里如虎的虎狼之师,成为逢战必胜的国之重器。

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

有血性就要有“所向披靡”的过硬本领,“克敌制胜”的强大力量,“指点江山”的不凡本事。

现代战争,军人的血性内涵已然与时俱进,除了志坚如钢、百折不挠的顽强作风,忠贞不屈、矢志不移的革命气节,义无反顾、血战到底的战斗意志,更要有“打铁还需自身硬”的硬功夫、高水平和大本事。

“牛班长”何祥美入伍时只是初中文化水平,在不到五年的时间里,凭借顽强的毅力、百折不挠的韧劲和敢打必胜的血性,成为了一名具备“三栖”作战能力的全能战士,精通狙击步枪、匕首枪、微型冲锋枪等8种轻武器射击,过硬的本领使他被战友们封为“枪王”;“飞行大咖”梁万俊是空军特级试飞员,入伍以来,对于飞行技术精益求精,不断超越自我,万米高空之上,数险并发之际,他才能从容镇静,凭着高超精湛的飞行技术,果断驾机空滑返场,迫降成功,创造了在世界航空史上无动力迫降成功的奇迹,这也是对胆识和血性的诠释。

当代青年官兵要以“兵中之王”何祥美、“飞行大咖”梁万俊等精武强能的典型为榜样,切不可“摆老资格”,“傲骄任性”,“目空一切”,要有强烈的本领恐慌症。未来信息化条件下的联合作战空间扩大、节奏加快,强调立体攻击、体系制胜,所以血性还必须与过硬的身心素质、精湛的信息能力和牢固的团队意识这些关键词紧密相连。在一个毫无信息素养、缺乏配合意识和目标观念的军人身上,所谓的血性就是匹夫之勇、愚人之莽,这样的“血性”给作战行动带来的只会是不可避免的损失。因此,广大官兵要针对“短板”求突破,瞄准强敌练技能,着眼实战要求,培养高瞻远瞩的战略思维和专业精深的军事素养,切实增强打赢信息化战争的实际本领,成为“有血性”的时代精英。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