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正文

激荡军人血性

独家观点中国军网记者频道-济南周远 闫雪华 李栋2013-04-17 10:18编辑:李东

中国军网记者频道济南(周远 闫雪华 李栋):铸剑先铸气,练兵先练胆。一支有血性的军队,能令觊觎者心存恐惧,让友善者萌生敬意,使带兵者征战凯旋。

血性,是军队的属性,更应是中国军人的符号。今天,我们重拾血性这个刀光剑影的名词,对于培育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对于重塑中国军人的献身精神,仍然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军人要有血性,历来为兵家推崇和倡导。孙武提出“夺气”、“攻心”为上的思想,清代名将左宗棠认为“打仗以胆气为贵”,这些都是军人崇尚血性的表现。浑身血性的军人,自古常有。先贤诗词“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等等,洋溢的都是军人血性。

近读解放军报有关广州军区某集团军特战旅作战二营一连连长刘珪的先进事迹,笔者深深为这位威风凛凛的特战连长、铁骨铮铮的血性男儿感叹。然而,刘珪的血性却是苦练出来的:手上的老茧厚如牛皮,用脚后跟踢枪上膛,练了近5000次,手上的皮无数次被踢破,作战靴后跟也磨出个大口子。刘珪身上的这种血性,代表着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的强军精神,是一不怕苦、二不怕死革命英雄主义的生动写照,也是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的厚重底色。

军人血性既是沸腾的瞬间迸发,更是加热的能量积蓄。视18处伤疤为“精武徽章”的何祥美,曾在日记里这样写到:“即便成不了英雄,也要流淌英雄的热血,做一名有血性的军人!”大家可能不会想到,何祥美入伍训练射击不及格、越野拉练经常掉队,然而在一次次挑战极限、超越自我的磨砺中通过每天进步和长期积累,练就了军人的血性胆气,终于成为享誉全军的“枪王”、感动中国的“三栖精兵”。

丁晓兵常说:“没有血性的人不配做军人!当战斗英雄需要血性豪情,做人生英雄更需这种阳刚之气。”军人血性不是与生俱来的,也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从艰难困苦中培养出来的,需要我们把每一次训练、每一次任务、每一次演习作为培养血性的重要时机,不断铸造军人的血性刚气。

有些战友认为,信息化条件下的非接触作战中,使用高技术特别是精确制导武器,军人血性的价值已不再重要。我们以美俄军队为例:俄罗斯远东部队规定,士兵冬季要用雪擦身、赤臂滑雪、在严寒中露营;美军规定,新兵每周训练6天半,每天训练12小时,早晨4点半起床,午饭在训练场吃。

训练是不流血的战争,战争却是流血的训练。随着高技术武器装备的杀伤距离和破坏范围不断增大,使得本来就异常残酷的战场上的血腥味更浓。卫星、红外、激光、遥感等先进侦察手段的使用以及隐形兵器、精确制导武器等打击手段的广泛运用,使得传统意义上的安全地带变得更为危险,这对武器处于劣势的我军官兵来说,无疑是一个更大的挑战。

狭路相逢勇者胜。1950年11月的朝鲜战场上,我志愿军让美军心寒胆战,靠的就是这种狭路相逢有我无敌的胆气。抗美援朝战争打出了中国军人的血性,这种血性换来了半个世纪的和平与发展。今天,当枪声不再呼啸,战马不再嘶鸣,沐浴了太久和平阳光的我们,只有不断激发军人的豪气、胆气、刚气和锐气,做到脑子里永远有任务、眼睛里永远有敌人、肩膀上永远有责任、胸膛里永远有激情的热血军人,才能做一名真正让党和人民放心、让对手胆寒的敢亮剑的血性军人。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